<em id="xhrvp"></em><address id="xhrvp"></address><form id="xhrvp"></form>

          <address id="xhrvp"><nobr id="xhrvp"><nobr id="xhrvp"></nobr></nobr></address>

          <form id="xhrvp"></form>
          <address id="xhrvp"></address>

              歡迎來到遼寧長安網
              主辦:中共遼寧省委政法委員會    承辦:遼寧法制報

              2020年全省法院環境資源典型案例

              來源:遼寧長安網 | 作者:記者 關月 | 發布時間: 2021-06-02 15:11

                遼寧長安網訊 為進一步發揮生效裁判的評價指引功能,落實最嚴格的源頭保護、損害賠償和責任追究制度,省高級人民法院從全省法院2020年審理的環境資源案件中選取了8個具有代表性的典型案例進行發布。

                一、被告人王某某等16人非法獵捕珍貴野生動物案

                基本案情

                2018年1月至2019年2月期間,被告人王某某等16人在斑海豹繁殖季節,多次單獨或結伙從大連長興島海域駕船到營口海域獵捕斑海豹,共計獵捕斑海豹幼崽57只,出售后獲利總計125500元。經鑒定,斑海豹屬于國家二級保護野生動物。

                裁判結果

                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王某某等16人違反國家野生動物保護法規,非法獵捕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野生動物斑海豹,其行為侵犯了國家對野生動物資源的管理制度,均已構成非法獵捕珍貴野生動物罪;其中被告人孫某某還非法出售斑海豹,其行為又構成非法出售珍貴野生動物罪。鑒于16名被告人均認罪認罰,部分被告人在案發后主動投案,并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具有自首情節,人民法院根據各被告人犯罪的事實、性質、情節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對其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至五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六萬至六十萬元。

                典型意義

                本案系非法獵捕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野生動物引發的刑事案件。斑海豹是唯一能在中國海域進行繁殖的鰭足類海洋哺乳動物,渤海遼東灣結冰區是世界上斑海豹八個繁殖區中最南端的一個。遺傳學和生態學研究顯示,遼東灣繁殖區的斑海豹屬于世界范圍內斑海豹獨立進化的一個分支,有自己獨特的遺傳基因,是我國渤海和黃海的旗艦物種。今年2月新調整的《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已將斑海豹由國家二級保護野生動物晉升為國家一級保護野生動物。本案中,王某某等16名被告人在斑海豹的繁殖期大量獵捕斑海豹幼崽,使我國斑海豹的數量大幅下降并危及其種群延續能力,加劇了我國斑海豹種群的生存危機,嚴重破壞生物多樣性和遼東灣海域生態系統的平衡。人民法院秉承最嚴密法治的生態環境司法保護理念,依法懲治非法獵捕、出售珍貴野生動物的犯罪,有力踐行了我國堅決履行生物多樣性保護的莊嚴承諾,對加強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的保護,加大對野生動物生存環境的風險預防,具有積極的促進作用。

                二、被告人張某某、羅某某非法采礦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

                2018年2月23日至9月25日期間,被告人張某某、羅某某在未取得采礦許可證的情況下,對位于遼寧醫巫閭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的兩個采石場進行非法開采。當地行政機關曾多次下達停產、停業通知,二被告人拒不停止非法開采,共計非法開采花崗巖礦體4550立方米,價值558740元。某市人民檢察院依法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

                裁判結果

                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張某某、羅某某違反礦產資源法的規定,未取得采礦許可證擅自進入禁止采礦的自然保護區采礦,情節特別嚴重,其行為已構成非法采礦罪。鑒于張某某、羅某某均具有法定減輕處罰情節,人民法院依法對二被告人減輕處罰,判處張某某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判處羅某某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張某某于判決生效后三十日內賠償非法開采的花崗巖礦體價值558740元,承擔采石場礦山修復費用共計154889.28元。

                典型意義

                本案系非法采礦引發的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醫巫閭山是有四千年文明史的歷史文化名山,自隋代開始成為五大鎮山的北鎮,既是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也是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自然保護區、風景名勝區的景觀和自然環境是珍貴的自然和文化遺產,為不可再生資源,國家嚴禁在上述區域內進行開礦、采石等破壞景觀、植被和地形地貌的活動。本案中兩名被告人未取得采礦許可證,擅自在醫巫閭山自然保護區內開采礦石,不僅侵犯國家對礦產資源的管理制度,而且嚴重破壞當地的自然景觀和動植物資源,損害生態環境公共利益。人民法院統籌運用刑事、民事責任方式,嚴格貫徹損害擔責、全面賠償原則,支持檢察機關要求賠償損失和承擔修復責任的訴訟請求,對于形成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綠色生活方式,具有積極的推動作用。

                三、被告人席某某盜掘古文化遺址、古墓葬案

                基本案情

                2014年5月至11月間,被告人席某某先后6次伙同他人到遼寧省凌源市、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縣和建昌縣,在多處田地和墓地實施盜掘行為。經鑒定,其中3處被盜掘地點為遼金時期遺址,3處被盜掘地點為清代墓葬,盜掘使古文化遺址和古墓葬遭到嚴重破壞,有關歷史文化信息丟失。2019年12月4日,被告人席某某被公安機關抓獲。

                裁判結果

                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席某某伙同他人多次盜掘具有歷史、藝術和科學價值的古文化遺址、古墓葬,其行為已構成盜掘古文化遺址、古墓葬罪。鑒于被告人席某某自愿認罪認罰,依法可從輕處罰,人民法院對其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

                典型意義

                本案系盜掘古文化遺址、古墓葬引發的刑事案件。古文化遺址和古墓葬是清代和清代以前中華民族歷史發展中留下的人文遺跡,是國家、民族發展的重要歷史見證和社會文明進步的重要標志。人文遺跡屬于環境要素之一,與其他影響人類生存和發展的各種天然的和經過人工改造的自然因素,共同組成我國環境保護法所稱的環境。人文遺跡在科學、文化、歷史、美學、教育等方面具有極高的價值,一旦遭到破壞便很難恢復,是環境保護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我國對古文化遺址和古墓葬的保護不以公布為不可移動文物的古文化遺址、古墓葬為限,只要盜掘行為已涉及古文化遺址、古墓葬的文化層,損害了古文化遺址、古墓葬的歷史、藝術、科學價值,即使未盜取到文物,也應當認定為既遂。本案中,被告人席某某盜掘的遼金時期遺址和清代古墓葬未被公布為不可移動文物,其亦未取得文物,但其多次盜掘行為已使古文化遺址和古墓葬遭到嚴重破壞,造成有關歷史文化信息丟失,應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人民法院依法嚴厲打擊盜掘古文化遺址、古墓葬犯罪,全方位進行環境資源司法保護,對于提升公眾的人文環境意識具有指引作用。

                四、王某某訴某熱電公司噪聲污染責任糾紛案

                基本案情

                王某某居住的住宅樓與某熱電公司下屬熱源廠緊鄰,熱源廠使用王某某居住的住宅樓與另一棟住宅樓間的共用道路運送供暖用煤。因熱源廠運煤運渣車、鏟車作業及循環泵開啟等產生噪聲,某市生態環境局委托專業機構于2019年11月25日對熱源廠邊界噪聲進行了檢測,17時08分至23時48分在熱源廠北門的檢測結果為56至84分貝,14時58分至20時47分在王某某居住的住宅樓檢測結果為61至68分貝。王某某訴至法院,要求判令某熱電公司賠償因噪聲污染導致的醫療費損失、精神損失及房屋損失。

                裁判結果

                一審人民法院認為,某熱電公司運輸車輛、經營設備在供暖期間產生的噪聲,已經超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區域噪聲標準》中居住區域環境噪聲晝間55分貝,夜間45分貝的最高限值,構成對王某某正常生活的侵害,應當對由此造成的噪聲污染承擔責任。一審人民法院判決某熱電公司向王某某支付精神損害撫慰金和房屋修復費用8000元。二審人民法院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本案系城市供暖引發的噪聲污染責任糾紛案件。推進生態文明建設,要集中攻克人民群眾身邊的突出生態環境問題,充分保障人民群眾在健康、舒適、優美生態環境中生存和發展的權利。本案中,某熱電公司在供暖作業中產生的噪聲超過法定標準,干擾周邊居民正常生活,已構成噪聲污染,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噪聲污染給人身、財產造成的損害具有持續性和隱蔽性等特點,盡管受害人身心健康受損的癥狀和財產損失往往不明顯,且暫時無法用精確的計量方法反映出來,但噪聲污染必然會對人的身心健康、房屋結構等造成損害,已為公眾所普遍認同。人民法院在判決中適用日常生活經驗法則和事實推定規則,認定某熱電公司產生的噪聲影響相鄰住宅樓居民正常的生活和休息,符合一般人的認知規律,酌情判決其賠償王某某精神損害撫慰金和房屋修復費用,有利于全面保護當事人的環境權益,讓人民群眾在每一起環境案件處理中感受到公平正義。

                五、某市人民檢察院訴劉某某環境污染民事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

                2011年至2019年間,劉某某在經營印刷制版公司過程中私自設置暗管,將廢顯影液直接排入城市下水管網。某市生態環境分局認定,排放的廢顯影液為有毒的危險廢物,劉某某在8年間直接排入下水管網的廢顯影液共計1920升。專家組出具的專家意見認為,根據廢顯影液排放時該類危險廢物的單位治理成本和受納水體環境功能區類別,采用虛擬治理成本法計算,劉某某的違法行為造成生態環境損害數額為24000元。某市人民檢察院以劉某某私設暗管向城市下水管網直排有毒廢液污染環境,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為由提起民事公益訴訟,請求判令劉某某對所造成的生態環境損害結果承擔賠償責任。 

                裁判結果

                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劉某某違反我國水污染防治法的規定,直接向水體排放有毒廢液,造成生態環境損害,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判令劉某某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賠償生態環境損害費用24000元。

                典型意義

                本案系向水體排放有毒危險廢物引發的環境污染民事公益訴訟。水是生命源泉,是生命存在與經濟發展的必要條件。水污染是水體因某種物質的介入而導致其化學、物理、生物或者放射性等方面特性的改變,從而影響水的有效利用,危害人體健康或者破壞生態環境,造成水質惡化的現象。多年來,水污染已導致我國水資源質量不斷下降,水環境持續惡化。本案中劉某某通過暗管逃避監管向水體排放的廢顯影液,系已被列入《國家危險廢物名錄》的有毒污染物,如被生物攝入體內,可能導致該生物或者其后代發病、行為反常、遺傳異變、生理機能失常、機體變形或者死亡。劉某某連續多年向水體偷排有毒污染物,嚴重損害社會公共利益。人民法院依法支持檢察機關提出的民事公益訴訟請求,判決劉某某對其造成的生態環境損害承擔賠償責任,為打擊環境污染侵權行為,加強水污染治理提供了有力的司法保障。

                六、某公司訴某種苗管理站海域使用權糾紛案

                基本案情

                某種苗管理站于2006年12月取得某海珍品原種基地項目的海域使用權,獲批的海域用途為海底管護,建設皺紋盤鮑原種場,用海性質為公益事業用海。同年某種苗管理站與某公司簽訂協議書,約定將某海珍品原種基地所使用的海底托管某公司經營使用,某公司每年向某種苗管理站交付保種基金。2010年11月,農業部在案涉海域設立國家級水產種質資源保護區。2020年2月20日,某種苗管理站以某公司拖欠約定的保種基金為由通知其解除協議。某公司訴至法院,要求確認某種苗管理站解除合同的行為無效。

                裁判結果

                一審人民法院認為,案涉協議書屬于海域承包合同?!吨腥A人民共和國海域使用管理法》規定海域使用權人不得擅自改變經批準的海域用途,《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保護區條例》規定禁止在自然保護區進行捕撈等活動,均屬于效力性強制性規定。案涉協議書允許某公司從事增養殖、捕撈等經營活動,違反上述規定,并違反農業部發布的《水產種質資源保護區管理暫行辦法》對水產種質資源保護區公共秩序的保護,侵害社會公共利益。一審人民法院認定案涉協議書為無效合同,判決駁回某公司的訴訟請求。二審人民法院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本案系履行海域承包合同引發的糾紛案件。海洋功能區劃依據海洋自然屬性和社會屬性,以及自然資源和環境特定條件,界定海洋利用的主導功能和使用范疇,是保護和科學合理使用海域的法定依據。案涉海域先后被確定為市級和國家級水產種質資源保護區,旨在保護國家珍稀水產種質資源及其生存環境,禁止非保護性開發利用。人民法院著眼于海洋生態環境保護,依據相關的效力性強制性規定以及維護海洋功能區公共秩序的規定,確定案涉合同無效,為海洋生態文明建設提供了有力的司法保障。

                七、某鋼鐵公司訴某管委會責令限期拆除案

                基本案情

                某管委會根據國家和省市關于做好鋼鐵行業淘汰落后產能工作相關文件的要求,排查出某鋼鐵公司的高爐容積小于400立方米,燒結機小于90平方米,屬于產業結構調整的淘汰類生產設備。某管委會于2017年5月22日作出責令某鋼鐵公司拆除淘汰類生產設備的決定,限其于2017年6月20日前拆除高爐和燒結機,如未按期拆除將依法對其予以關閉。某鋼鐵公司提起行政訴訟,請求確認某管委會作出的責令限期拆除決定違法并撤銷。

                裁判結果

                一審人民法院認為,某管委會依據國家和省市關于做好鋼鐵行業淘汰落后產能工作的相關文件要求,以某鋼鐵公司不是國家鑄造用生鐵準入公告內企業,不適用《鑄造用生鐵企業認定規范條件》中降標條件為由,認定其高爐和燒結機屬于淘汰類生產設備并無不當,作出責令某鋼鐵公司限期拆除的決定屬于正當行政行為,并無違法之處。一審人民法院判決駁回某鋼鐵公司的訴訟請求,二審人民法院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本案系淘汰鋼鐵行業落后產能引發的行政訴訟案件。力爭在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作出的重大戰略決策,降碳已成為我國生態文明建設的重點戰略方向。加快淘汰落后產能,既是轉變經濟發展方式、調整經濟結構的重大舉措,也是推動減污降碳協同增效的迫切需要。當前我省以重化工業為主的產業結構、以煤為主的能源結構沒有根本改變,碳達峰、碳中和工作形勢嚴峻。本案中,人民法院堅持用最嚴格制度最嚴密法治促進企業節能減排,根據鑄造用生鐵企業準入條件確定某鋼鐵公司的生產設備不符合標準,支持行政機關依法淘汰高耗能高排放項目,為推動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低碳轉型,建設美麗中國發揮了服務保障作用。

                八、某市人民檢察院訴某市自然資源局不履行補種監管職責行政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

                某市人民檢察院在履行職責中發現,某市一處地方公益林中有120棵楊樹被村民濫伐,于2018年7月發出檢察建議,建議某市自然資源局(時為某市林業局)對被濫伐的林地采取補種措施,并依法處罰相關責任人。某市自然資源局書面回復已責令濫伐責任人停止違法行為,補種楊樹240棵,并將監督責任人于2018年秋季對被濫伐地塊進行補種。某市人民檢察院跟進監督發現,自2018年10月起至2020年4月,被濫伐林地始終未進行補種修復,社會公共利益仍處于被損害狀態。遂提起行政公益訴訟,請求確認某市自然資源局怠于履行補種監管職責違法,判令其繼續履行職責,采取措施對被濫伐林地進行修復。

                裁判結果

                審理中,某市自然資源局組織人員在被濫伐地塊補種楊樹270株,經驗收成活率達85%以上。某市人民檢察院因某市自然資源局已全面履行職責,其訴訟請求全部實現,申請撤訴。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某市自然資源局已履行法定職責,某市人民檢察院申請撤訴符合法律規定,裁定準許其撤回起訴。

                典型意義

                本案系濫伐公益林引發的行政公益訴訟案件。公益林是以維護和改善人類生存環境、保持生態平衡、保護生物多樣性為主體功能的森林、林木和林地。國家根據生態保護的需要,將森林生態區位重要或者生態狀況脆弱,以發揮生態效益為主要目的的林地和林地上的森林劃定為公益林。濫伐林木破壞公益林的生態服務功能,給社會公共利益造成損害。某市自然資源局作為對森林資源的保護和修復負有監管職責的機關,應當積極履行行政職責,對濫伐林木行為進行處罰,并對被濫伐林地進行補植修復。人民法院在確認行政機關已于訴訟中全面履行法定職責,使人民檢察院的訴訟請求全部實現的情況下,及時裁定準許檢察機關撤回起訴,充分保障人民檢察院依法行使公益訴權,督促行政機關切實依法履職,實現了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高度統一。


              精品精品国产高清a毛片